btc e取消交易费|论区块链“通证经济”可否飞跃互联赋能实业

2021-10-18 17:15分类:行业动态 阅读:

编者按

 
 

作者:小弯弯。深圳市信息服务业区块链协会区块链咨询师、区块链经济研究员,热爱自媒体写作,酷爱金融,喜爱调研新生产业与创新型经济。作者在本文中鼓励企业合理合法地尝试“通证经济”等改革模式。

 

  区块链是近十年来信息领域的一门新兴技术。自诞生之日起各国政府虽然态度不一,但不可否认它的行业发展是得到全球有目共睹的关注。以美国政府视技术发展为国家战略,日本政府将区块链技术视为救国的利器,韩国更是将此技术发展提高到了关乎国家安全的高度。2019年10月24日,由习近平总书记主持的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八次集体学习上,把区块链技术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那么毫无疑问,区块链技术已经成为全球科技竞争的重要手段,这毋庸置疑的重要原因是科技发展是全球经济赛跑的核心共性和某种特殊时期解决一些特性实际问题壁垒。

 

  同时在这新行业,新发展,新赛跑中通过人们不断的在行业中探索,一些由行业推动发展技术,由技术粘合的实际应用领域像政务系统、金融系统逐步的成熟,同时在技术背后很多科技企业也积极参与发展摸索技术背后下延伸出时下火了一把的概念“通证经济”。是否这种新经济的试水可以适用于互联网高速发展的今天拉动实体经济的平和或同步性发展,或者可以打破、提效一些传统发展中的互联网企业通过烧钱获客的竞争压力和加速流量池积累的时间成本的节约。还有能否推动疫情过后的实体经济的快速复苏突破时间的缓冲,和能否在新行业下催生出多种新思维,新经济的创新合法化发展,这些都是值得去探索的。

  我们探索“通证经济”可否在中国兴起、适用、推动发展力和创造更大的舞台,更大的发展空间,我们就要先了解一下“通证经济”的真正含义。一提到“通证经济”这个词汇,很多人会有一个很大的误区,他会让人联想到区块链,联想到代币(可翻译成Token的其中一种含义的称呼),联想到一些国际主流公链下的数字货币的交易,联想到更敏感的词汇“ICO”。当然这些不能怪大家,因为追溯历史的记载区块链的本质:通过共识体系和分布式网络,建立非信任环境中体现,而开启人类大规模协作的可能性。

 

  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同年11月一个叫中本聪的用户在网络上发布了比特币白皮书,(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并在北京时间2009年1月创建了比特币的第一个区块,也是创世区块,这个创世的问世也标志着比特币从理论变为了现实。2013年一个叫Vitalik的19岁少年,到各国拜访了大量的开发者并与他们交流、讨论,提出比特币需要一种能用于开发复杂应用的语言,并构想了一个能支持这种语言的平台,这就是日后的“以太坊”。之后Vitalik将自己的想法整理汇总,写出了《以太坊白皮书》,并结识了一批以太坊的支持者,建立了以太坊最初的社区。

 

  2013年天才程序员GavinWood通过朋友认识了Vitalik,从而加入了以太坊,帮助Vitalik完善了很多以太坊的技术细节,并解决了以太坊的很多关键问题,并在过程里面撰写了以太经典的技术论文《以太黄皮书》,对以太坊的核心—以太坊虚拟机(EVM)进行了详细的定义和描述,终于在2015年上线了以太坊主网,并且在技术上超越了比特币系统提供了一套脚本语言,可以对交易进行编程的简单系统无法处理复杂的业务逻辑,而以太坊改变的是比特币脚本语言的改变,将比特币的的脚本语言发展成了一套“半图灵完备”的系统。

  所谓图灵完备,通俗就是以太坊这套系统能够编程,可以实现任何业务功能,而所谓的“半”就是这套系统所能执行的计算步骤是有限的。但以太坊系统实现了信息技术上的一次重大飞跃,将“智能合约”由理论变为了现实。而“智能合约”是由领域法学学者尼克·萨博在1995年提出,在理论上是一套以数字资产定义的承诺,包括参与方可以在上面执行这些承诺,它的特性是数据透明、不可篡改、永久运行,由合约的参与方、交易、账本构成具体抽象化。

 

  以太坊的智能合约可以理解为代码与数据的结合,并支持多语言编写,如:Solidity、Serpent、LLL和Mutan等等。(更深层次的在这里就不一一介绍了)所以后来由于历史发展的共识,比特币在主网上线后,在比特系统中每一笔交易由所有全节点记录,并被加入到了一个区块中,系统由10分钟产生一个这样的区块,并给区块加盖上时间戳,由系统全节点竞争中第一个产生的节点就会得到比特币的奖励,并由这些区块前后相连形成了一个链式结构,这个就被大家称为“区块链”。后来也把比特币数字货币去中心化系统划分为1.0,而后的以太坊智能合约数字资产应用划分为2.0的时代。而我们现在是在区块链3.0无币去中心化链上技术各种实业应用和物联网的更大领域上高速提升发展奔4.0顺畅无阻的时代。但是我们不能抛弃的历史的长河,要与时俱进的同时也要携同历史的精华,让行业白花齐放,共鸣中华。所以接下来我们要在区块链2.0的时代,这个敏感的词语“ICO”上开始真正解读“通证经济”这个概念词语,“ICO”是Iinitial  Coin  Offering或Initial  Currency   Offering的缩写。翻译过来是“初始代币融资”的意思。这是区块链众筹融资的一种方式。

 

  当区块链一个项目需要资金时,项目团队会发行这个项目的通证(Token),然后该项目方会将通证售卖给对本项目看好的投资者或者投机者,在ICO过程中项目方会卖出本项目的通证,换回某些指定的通证。这些换回的通证通常是有价值的、容易变现为法币的通证(比如上文提到的比特币,以太坊等)出售的项目通证和希望换回的指定通证是有一定的兑换关系。我不得不承认曾经区块链领域这种项目有2013年的“Masterrain”共IPO获得5000比特币后便迅速发展,2014年以太坊成功进行ICO筹得1800万美元的比特币,在这种成功案例下而后各类项目方大肆效仿,使代币ICO在发展和繁荣同时出现的各种安全隐患,被滥用的和欺诈的现象,各种归零币的随之而来,这种引起了很多民众投资者的不满,另一方面也引起了全球各国政府和监管层面的高度重视,这种对于代币泛滥发行金融行业我国政府多部门联合及时出手,为支撑行业规范发展于2017发布了《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

  至此对ICO融资进行了彻底的禁止和清退,至此ICO在我国彻底被禁止,当然这里我个人是非常认同国家的明令禁止的举措。同时呢“Token”(原意是指令牌、指令,在以太网成为局域网的普遍协议之前,BIM曾经推过一个网络协议,叫做token Ring Network,令牌环网。网络中每个节点轮流传递一个令牌,只有拿到令牌的节点才能通讯,这个令牌其实只是一种权利,或者说是权益的证明,并且随着以太坊及其订立的ERC20标准的出现,任何人都可以基于以太坊上发行自定义的Token。)“通证经济”这样的概念词汇给人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并且一杆子把这种经济定位在了业内人所称的“币圈”并且把这种经济扣上了ICO的帽子。

 

  其实这种定位是不完全的,因为真正的“通证经济”它不一定完全就是要发行代币而被ICO而应用,也不一定是代币翻译成是Token而Token又被和“通证经济”经济所紧紧相连,“通证经济”也不一定就是把这种经济铆钉在区块链行业领域,但是我们的确可以承认是链上发行的代币带火过“通证经济”这个词,唤起了人们对“通证经济”更深层的探索和摸索化的应用到商业场景或者某些项目的生态应用和实体经济或联网经济发展的助力和提效或是两者之间的粘合。(不一定是区块链企业)

  那么“通证经济”虽然它不一定要用在区块链企业,但是我们可以在区块链以太坊ERC20之后总结出“通证经济”最显著的流通和权益的证明。而证明这种“通证经济”的严谨性那是区块链本质的属性特征加密、不可篡改等。但说想流通一种权益想在中国良性的发展并延伸它到企业实用的宽度,那是需要人们不断去创新摸索、一定要受到监管部门的监督和明确的条列规范约束,可是国家暂时还对这种新型经济持观望摸索状态,没有明确的条列约束也没有对企业明确门槛要求,那我们就要遵守中国现有的法律法规而合理的运用这种经济。先谈流通,流通不一定要在区块链企业,假若你真的不需要这种流通权益具有区块链的属性也是适用于各种领域。流通也不一定是真的让这种“通证经济”去流通,因为它本身另一层含义里面也包含了权益证明,换句话说,权益证明一定要流通的吗?

  答案不是的,比方房产证明、结婚证明、执法部门权力的证明等等很多它是不需要流通的,但是它是一定证明你有一定的享有权益的证明或是行使主权,维护自身利益的证明。各种权益证明适用于的维度不等,要求不等可以做到不同深度的明确和保障。

  那既然是“通证经济”那我们就站在经济的权益这一块来分析:大环境上打个比方企业与企业间的合同证明,它虽然不流通,但是它可以算是通证的一种是权益证明,约束并维护了各企业间的利益,在企业与企业间良性关系的存在而让市场经济良性循环发展,没有流通权益,但是彼此间靠各自持有的权益证明维系生存发展空间和市场经济和谐。

 

  那明细企业内部的“通证经济”更是既流通又促进发展比方:腾讯的Q币,快手的快币,盛大网游的元宝、拼多多的优惠卷等等它们的持有者在官方明确的应用场景下持有,流通,并拥有数量多少也代表了用户在指定场景下可以实现多大的权益证明和使用权力的证明,凑巧这些还真的都不是区块链企业,但是它们用户的确账户拥有了,也就是有权益证明自己账号的可以在指定的应用场景使用与流通。

 

  那站在金融的角度我们可以大胆设想一些企业,可不可以在企业初创期、或发展期可以发行一些“通证”但是可以在合法化的同时去流通,比方购物卷。在比方一些未来要上市企业的期权、和股权的前置的电子持有权益证明,等企业上市后适当时期可以置换股票进入股市交易,或者充当非上市公司的少部分原始股票权益证明,在公司没有上市的时候可以持有“通证经济”来证明行使分红企业的权力。(这里的通证背后对应的股票非监管部门批准、企业资质核准、还有通证对应的持股人数量都是有要求的,并且公司是不可以公开买卖交易的,否则一样会触碰ICO或者非法性质的红线)。

  但是“通证经济”这种权益证明的好处是,它虽然不是股票,不苟同于各监管框架下的规范的“权”,但同时它可以解决企业初创时期遇见的很多困难,并且使企业某特定流程简洁化,我们可以遵守国家的法律,避开企业ICO碰触资金的红线,可以发行“通证经济”这种权益来置换一些初创企业所需要的构建设备、场地、或者交通运输工具、技术或者人才和企业所需要发展资源的吸纳等等,一样可以在合理合法的情况下绕过ICO,并且用这种“通证经济”赋予对应人员的权益证明来保护参与者的利益并且加速企业发展,等待时机成熟新型经济有国家明文规定的时候在按规章制度去发展。而我个人最看好的区块链企业如果使用“通证经济”在中国合法化推进那更为区块链行业发展锦上添花,比方区块链加密的“通证经济”在中国大家知道是不支持炒作“通证经济”中的一些概念化的“token”,更不可以是数字货币的情况下的翻炒和ICO等行为。

 

  在前文我们提到区块链行业正在由3.0奔赴4.0的时期,那无币公有链是一直国家提倡的,并正确引导行业健康发展而必须克服的,那么区块链企业在这种情况下在发展“通证经济”肯定是有一定的难度,那么企业为顾两全而兼失,必须做到可以“通证经济”但不可以炒作、交易、不可以ICO通证,但是可以大胆创新租赁化“通证经济”也可以效仿持有分红化,总之这种粘度看你怎么去运用,并且随着科技金融企业的逐步落户监管门槛的设立,相信现在克服的种种,或许未来可期或更明朗化。然后您说这种经济是否是“伪概念”,那答案就是看你怎么去理解,怎么去运用,并且什么领域,只要本着最终的目标去实践,在合法的基础上它是可以给企业创造很多红利,并且在疫情复苏后的今天,建议实体经济多去摸索怎么样发展、学习、创新、接纳一些像“通证经济”这种新生经济和实体行业的粘合,才可以更高效的恢复。

 

  如果真要举个例子,那前几天在地方的经济科教频道由雷殿生老师代言的国际运动品牌“酷拉锐”和“96”科技公司公开建立了合作关系,(这里面抛开96科技曾经的模式的热议不提)“酷拉锐”康总就是看好了96科技公司曾经用“通证经济”拥有的1.2亿的粉丝数据,“酷拉锐”康总曾借用96这种“通证经济”下产生的私域流量池给自己的实体行业“酷拉锐”品牌的运动鞋20分钟创下了销售了5万双的高额订单,同时今年再次相信并且在媒体下公开签立合同建立两家企业的合作,这也证明了有些大胆的实体企业家、实体行业是认同了这种新型“通证经济”并在产生的流量下契合嵌入实体,并且同时“酷拉锐”也尝到了互联网线上销售的巨大流量可以高速的给企业提高巨大的市场红利的甜头,然而更为人少知的是“96”科技的巨大流量池是在短短的1年内时间用“通证经济”掳获的,这样敢于在中国创新摸索新经济的发展即使有热议和争议在不违背法律的框架下也是可以有责免之,无责效仿的。

 

  那我们同时也相信在中国未来是需要很多并且鼓励很多企业去大胆求新尝试,并时刻监督,并合理合法的支持企业推进各种新经济是否可以在中国和传统经济同肩并行,让中国一样拥有各种新生经济的自我探索并转化,为本国市场经济的持续的增长的大环境大气候而适用,在国际舞台的地位上永远是充当领跑者。

 

(本文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重要历史资料描绘属于书面材料查找,并创新独立观点仅代表个人独有)

来源:深圳市信息服务业区块链协会

Tags: 区块链  通证经济  互联赋能实业 

上一篇:万字雄文详解 Cosmos 运行原理:从区块链结构到互操作性

下一篇:btc01 松本|数字经济已进入以太坊DeFi的新纪元


返回顶部